• 文字大小:
  • A
  • A
  • A
主頁

葛森醫生簡歷

(翻譯自"The Gerson Therapy for Those Dying of Cancer"第8頁至第11頁)



histyo

1881

dr 葛森葛森(Max Gerson), M.D. 1881年10月18日生於德國。

19歲那年,葛森考畢業試時用了一個全新的方法解數學題,老師大惑不解,於是將他的試卷寄往柏林大學。大學回覆說能這樣解題的人定是傑出的數學人才,建議葛森應跳級繼續進修數學。但葛森另有計劃,他希望當醫生,他希望幫人。


1907 (25歲)

1907年他於弗萊堡大學醫科畢業,接受過德國五位頂尖醫學專家的訓練。

從醫學院畢業不久,葛森開始有嚴重的偏頭痛。其時他只有25歲,卻要在漆黑的房中卧床兩到三天,忍受痛楚。群醫束手無策。其中一個對他說:「到了55歲你就會好一點。」一點忙也幫不上。

後來葛森讀到意大利有一個女人改變了飲食習慣後偏頭痛舒緩了。這啟發了他開始嘗試改變自己的飲食。效果很顯著:如果他改變得宜,偏頭痛程度及出現次數都有所減少;如果他改變得不對,很可能20分鐘後就會開始頭痛。

一開始他嘗試一個牛奶餐單,但不管用。後來他完全不喝奶,則有少少幫助。 然後他嘗試只吃蘋果,生的、熟的、烤的,成效顯著。他慢慢加進其他食物,直至偏頭痛完全消失。

1922 (41歲)

於是他將這個餐單告訴他的偏頭痛病人,他稱之為「偏頭痛餐單」。他們都說偏頭痛消失了,但其中一位病人卻稱他的狼瘡(lupus vulgaris,尋常性狼瘡,又稱皮膚結核症)也消失了。葛森知道那不可能,因為狼瘡是治不好的,但那病人拿出病歷證明了給他看。那一年是1922年。

醫學理論認為每一種病只有一種藥能治,葛森明顯看出這理論是不對的。後來他曾說過,真正的大道理是:「滋養身體,身體就會自癒。」

於是葛森醫其他狼瘡病人,他們的病都痊癒了。但好些病人又告訴他有其他身體毛病都消失了。他精心設計的飲食療法成功醫好了哮喘及其他過敏症,還有其他腸臟、肝臟、胰臟的毛病,還有肺結核、關節炎、心臟病、皮膚病等等!這些成功的例子中最突出的是醫好了一些肝臟及膽囊的病。

1924 (43歲)

當時在德國的火車通常都有六人座的私人包廂。有一天,在一列快要到站的火車上,有個男人走進其中一個包廂,包廂裏只坐著一個衣著光鮮的紳士。紳士一言不發,火車繼續走,那個人開始自言自語,紳士不想理他。

不久那個人開始興高釆烈地自顧自談起健康問題來,紳士只想快點下車。

那個人一邊把恤衫解開一點,一邊說︰「我之前有狼瘡,就在胸口這兒。這個醫生把它醫好了!現在它消失了!」

聽到這,紳士整個跳起來,撲向那個人,伸手就要揭開他的恤衫,說:「讓我看看!」這個紳士是Ferdinand Sauerbruch, M.D.,在歐洲醫治皮膚及結核病的一位頂尖醫生。他深知狼瘡沒有根治良方!

Sauerbruch問那個人拿到葛森的名字和地址,一回到辦公室就立即聯絡他。他們建立起友誼來,Sauerbruch深受葛森謙遜和誠懇的態度打動,決定用葛森出色的食療,對450名患了狼瘡這個「不治之症」的病人進行實驗。

但過了一個星期左右,實驗明顯失敗。Sauerbruch雖然對療法成效存疑但還是抱著一絲希望,他想也沒想過結果會是這樣。於是他寫了封信給葛森,投進郵箱,然後緩緩走回醫院。

他打算回去終止實驗,但路上他看見有個女人捧著兩個大盤,盤裏都是肉食、肉汁、甜品、配料等等。Sauerbruch問她在做甚麼,她想也不想就答道:「住在裏面的人都在挨餓,所以我們偷運食物進去幫他們。他們的醫生是瘋的!」

Sauerbruch從速找人來看守病人,確保病人都遵照葛森的餐單進食,並寫封告知葛森實驗繼續。實驗結果︰450位病人中有446人(99%)都痊癒了。證明了食療能醫好狼瘡。

1928 (47歲)

然而,葛森還未嘗試用這療法治療癌症病人。即使在德國,醫生對試用新的癌症療法都很謹慎。有些癌症病人來找他都被他拒絕了。但有一天,有一位女士請他到她家,卻不肯透露患了甚麼病。葛森到了她家,她才說明自己有癌症,並懇求葛森幫她。她卧病在床,非常虛弱,情況很壞。葛森說他不能幫她。「求求你,寫下你的食療餐單,我會簽一份文件,確保你對這事不用負責。」她說。於是葛森照做了。她看起來連嘗試進行治療的氣力都沒有。

這位病重的女士,就這樣一個人掙扎著依照療法去做,結果她完全康復過來。

葛森知道後,他開始醫治其他癌症病人。那一年是1928年。頭12個病例裏,7位病人都有良好反應,在往後的七年半裏都沒有再出現病徵。

(部分資料來自1946年7月1-3日美國佛羅里達州由Claude Pepper主持的參議院聆訊上,葛森和其他人所作的聲明。)

1931 (50歲)

葛森也曾為 史懷哲醫生(Dr. Albert Schweitzer),還有他的太太和女兒,治好過各種病。他在1931年把史懷哲太太從絕望的肺結核中救回來。幾年後,他們女兒長了一種罕見的皮膚,情況嚴重而且是「不治」的,但葛森把她醫好了。

史懷哲醫生自己75歲那年因嚴重糖尿病既沮喪又疲憊,他去找葛森,五個星期後,他就將自己的胰島素劑量減半,十個星期後就完全不用胰島素了。他痊癒後,精神飽滿回去非洲, 一直工作到90多歲。本身也是世界知名的史懷哲醫生對此表示︰「在我眼中他是醫學史上一位頂尖的醫學天才。」

及後史懷哲醫生要求他在非洲蘭巴雷內醫院的醫生,在開始診症前要先拜讀葛森的著作 – Therapy of Lung Tuberculosis。

葛森非常出眾。天才都很專注,而普通人一般注意力都分散。因此,葛森不能踏單車。他會因為深陷在思考中而撞車。在撞壞了四輛單車之後,他的家人就不准他再踏。不知何故,他不能駕車。他總是在動腦筋,思考如何幫助病人。

有一天他在哈爾茨山脈近比勒費爾德的森林中(當時未搬到卡塞耳)遇見一個養狐狸的人。那個人告訴葛森他的狐狸牧場辦得很成功。他幾乎不用成本買一些有病的、有結核的狐狸回來,然後再賣出去。這些狐狸有最上佳的毛皮,能賣得最好的價錢。葛森問他是怎麼做到的。那個人說這是一個秘密,絕不能讓其他狐狸牧場知道。他說在德國某處有個叫葛森的醫生用營養療法治病,他買患了肺結核的狐狸,然後用葛森的食療,用有機的蔬果把牠們治好,然後再把牠們高價賣出去,因為牠們有最頂級的狐狸皮。葛森透露身分,兩人都甚為歡喜。

1933 (52歲)

51歲那年,葛森獲邀到德國醫學會的一個會議上講述他的研究成果,他終於有機會讓世人知道他如何救人。1933年4月1日,在往柏林的路上,火車在一個站停下來,希特拉的黨衛軍登車。

一名經驗尚淺的年輕黨衛兵問葛森他要去哪,葛森不知道有危險,熱切地展示他的X光片,告訴士兵他的工作。那年輕的士兵很受感動,他顧著祝葛森成功而忘了問他該問的問題。然後他轉而問葛森後面的那個人。葛森這才聽到軍隊向逐個乘客問的那個問題︰「你是猶太人嗎?」

葛森立時察覺到可怕的危機。除了他之外所有乘客都被問相同的問題。他看到一個年輕的猶太人被帶到外面,透過車窗葛森親眼看到他被槍斃。那是納粹集中營裏6百萬猶太人被大規模屠殺的開端。

火車又再開動,葛森改變行程。他不去柏林,轉而去奧地利維也納。到埗後聯絡太太,叫她立刻帶三個女兒來,他太太照他吩咐來了。他又聯絡他的兄弟姊妹和親戚,並提出可以寄錢去讓他們做旅費逃走。但他們笑他大驚小怪,他們在那兒有財產有事業,他們認為希特拉沒甚麼好怕。

葛森、他的太太和他的親戚都是猶太人。那些親戚後來全都喪生(15人,另外還有小孩)。葛森後來又從維也納到了巴黎。

1936 (55歲)

1936年,他移居美國,上課學英文。1938年1月他取得了醫生執照,並開始在紐約行醫。那時葛森已經可以任意控制腫瘤擴大或縮小。他清楚知道怎樣幫助病人,通常問題只在於病人本身回家後有沒有切實遵照他的食療來做。

他在美國頭一次與醫學界接觸,就有人指點了他一番。那次病人是一個富有的工業家,他患了關節炎,而葛森就擔任醫生們的顧問。葛森概述了如何可以讓病人在短時間好轉,換來的是一陣沉默。然後其中一個醫生開腔說︰「葛森醫生,你是新來的不明白。這個人來自格雷斯(W.R. Grace)家族,他們家財萬貫,開船務、開銀行、開藥廠等等。你不能這樣讓他痊癒,你為他提供治療便可。」

1946 (65歲)

在紐約,九成的癌症病人他都沒有收費,他自資研究各種慢性疾病。1946至1948年間他在Gotham醫院應診。

他在參議院聆訊中提到他相信肝臟是癌症治療的關鍵,如果肝臟情況太壞,治療就沒有用。這很合理,因為肝臟像一所令人驚歎的化學實驗室,是身體的主要排毒器官。

1946年7月3日,有五名病人陪同他出席三場參議院聆訊,他們都曾患上過一些美國最常見的癌症,並完全康復過來。他呈上X光片和一些大醫院所出的病理學報告,還有眾多癌症病人和他們家屬所作的證供。

1946年11月16日,美國醫學會雜誌在其「騙局及無稽之談」一欄中,企圖否定葛森他在聆訊上所發表那些前無古人的發現。雜誌上這樣寫︰「美國民眾很幸運,報章沒怎麼報導他在聆訊上說的。」

1949年1月8日,美國醫學會雜誌載道︰「沒有丁點科學根據證明改變飲食或其他營養素攝取能對控制癌症起任何作用。」

葛森一生寫過51篇文章,並刊載在醫學雜誌上。(他的所有出版刊物都列於S.J. Haught所寫Has Dr. Max Gerson a True Cancer Cure? 一書的背頁。) 但大部分時間葛森都是獨自工作,其他醫生都因害怕遭報復而不敢幫他或像他一樣做相同的工作。

最終葛森在Gotham醫院的工作遭終止了,他在城中再也找不到其他醫院肯讓他加入。1953年他的專業責任保險也遭中斷。如果有一宗十萬美元的醫療官司就可以把他給毀了。因為來找他的病人多是患後期癌症,有些已死去,但他們的親屬知道他們死得有尊嚴,沒有受痛楚和種種讓神經麻木的毒物所折磨。

葛森要的很簡單。聽到他一般只收25元做診金,覆診只收5元或10元,他的病人都非常詫異。(他們來之前有人告訴他們葛森的診金高昂,每次要一兩千元。)

1954 (73歲)

葛森不肯停止他的工作,他在自己的診所應診。1954年10月,73歲的他寫了封信給他的前病人兼致友史懷哲醫生︰

「想來幫忙的人常告訴我他們不能來。他們因害怕丟掉醫院或實驗室的工作而不能來幫我,他們感到很遺憾。我老早已經放棄了要得到認同這個念頭,但我繼續走我的路。」—葛森研究所雜誌,1981年秋季刊,16

他其中一些記錄最齊全而康復了的病人,先前的醫生力勸他們回去接受檢查,檢查得出他們完全沒有癌症徵狀,但醫生卻說他們必須接受手術或電療,最後他們死去。

葛森醫生曾兩次病重,兩次都是一群聲稱支持他的人給他喝了咖啡。後來化驗發現他尿液中有不尋常高濃度的砒霜。

1956 (75歲)

葛森有些最成功的病例檔案離奇失蹤了。1956年,他幾近完成的書(A Cancer Therapy: Results of Fifty Cases)的手稿和所有副本都被偷了,再也找不回來。

葛森停止跟那些人來往。其時已屆高齡的他與時間競賽,把書重頭再寫。1958年,該書出版。同年3月4日,他終於被紐約醫學會(New York Medical Society)停職兩年。在紐約藥學院(New York Academy of Medicine)一個會議上,一眾內外科和放射科醫生齊聲譴責他。而他,一向以古希臘名醫希波克拉底的格言為左右銘︰「最首要的是不傷害。」

1959 (78歲)

葛森於一年後在家中樓梯跌倒,不久後離開人世 (1959年3月8日),終年78歲。

諾貝爾獎得主、醫生兼傳教士,同時亦曾是葛森病人的史懷哲,得悉惡耗後這樣說道︰「在我眼中他是醫學史上一位最頂尖的醫學天才…很多人採用他的基本概念而沒有提及他。然而,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他的成就已是超乎想像。他所留給後世的讓人注目,亦會為他帶來應得的榮譽。他醫好過的人會證明他是對的。」—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 M.D., Ph.D.,S.J. Haught之Has Max Gerson a True Cancer Cure? 1962 一書中引述。

 

 

註: 您可以閱讀葛森醫生完整的傳記Healing the Hopeless 以更詳細了解他的一生及療法發展經過。此傳記是葛森醫生外孫Howard Straus 撰寫的。